暴雨倾盆(二)

(二)

祁冀连做了三个搭桥,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满口罩溅得都是血点子。车也开不动了,干脆做了电车慢悠悠回去。

家里没人,晚饭做好了摆在桌上,一碟子鱼香肉丝一碗炒饭。就两样,多了陈没不会做的,平常一个人他都是快餐泡面凑合着过日子,祁冀刚搬进来的时候戏谑说没见过吃得这么不健康的医生。后来祁冀赖着不走了,偶尔两个人都不值夜的时候还一块儿吃点粉条什么的。

草草扒了碗炒饭,祁冀特意留了半碟子鱼香肉丝放冰箱——不然赶明儿某些年轻人又要不吃晚饭变相找死了。

十点多的时候祁冀看了眼钟,睡眼惺忪起来溜达了一圈,发现老实本分的小年轻竟然还没回来,睡懵了一下子急得抓起电话机就打陈没手机。

“喂?小陈!怎么...

暴雨倾盆(一)

(一)

半夜里下大雨,闷雷滚滚把陈没吵醒了。

他习惯性浅眠,尤其这个季节晚上睡不踏实,早上起来眼圈总带着青黑。这会儿惊醒了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空空荡荡的,盯着外头狂风暴雨好一会突然想起来北边窗户没关上。

北边窗户那间房,是祁大夫的卧室。

没办法,一夜的雨,不关窗保准着凉。万一弄出个三长两短来,人一天到晚加班加点站手术台的,还不得累死。这么一想陈没赶紧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拖鞋不知道去哪儿了干脆就赤着脚丫子脚尖点地往人房里挪。

明明是我自个儿的房,怎么跟做贼似的,心虚什么呢?快挪到门口他有点儿后背发毛,脸颊发烫,揉了几把脑袋才进去关窗。

窗台上的盆栽七扭八歪的,横竖活不了了。可惜了,...

Blue

蒸汽锅在火炉上嘟噜嘟噜呜咽,海湾上方笼罩着蔚蓝的云朵。
柯克兰被一股呛鼻的焦味惊醒,厨房里头锅盖掉落在地的爆裂声刺耳得像一声炮火。他掀开那条沾满烟草味道的羊毛毯跌跌撞撞跑进厨房,半倚着老化的木门眯了眯睡眸。“糟…番茄汁煮过头了…亚蒂你醒了?”波诺伏瓦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小心翼翼地转身给了柯克兰一个疲倦的微笑,足够的僵硬,柯克兰只是沉默地点点头选择了离开。他明白波诺伏瓦在尝试着维护什么,尽管已经是陈年旧事,他和波诺伏瓦都很难解脱。
他坐回沙发里,裹着那条毯子一直望着窗户外面的海,平静得像生活本该有的样子,想起如果没有那晚的醉酒,他和波诺伏瓦本该是一个十一岁男孩的监护人了。柯克兰还记得他叫小...

Tracy林非

永远爱aph,爱运动,爱旅行,爱美食的快乐少女

©Tracy林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