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y林非

永远爱aph,爱运动,爱旅行,爱美食的快乐少女

前尘

天气预报说北京即将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路边上的小杨树缀满了凝露。
那年王杰希带喻文州回北方见一见亲戚朋友,一下车,雪花就呼呼得落了一地。长途的颠簸过后喻文州在王杰希怀里睡着了,面容沉静,眉梢透出点嫩红的娇意来,温柔得无声,衬得满地白皑皑情意绵绵。
王杰希去世以后喻文州没有回南方,还是住在那套老式公寓里,每天生活规律,一丝不苟,但他和王杰希的家人交集愈来愈少了。偶尔叶修或者蓝雨的队员们去看他,他照旧拿出家里几样好东西招呼大家伙,笑容在岁月沉淀过后温润如玉,只是平添了几分刺骨的寂寥。
入秋以后他大病难得小病不断,床头备满了救急的药物。有时候半夜他梦见王杰希在他身侧安睡,轻声打呼噜,醒来时却是一...

2017-10-03 11  

每每

每个星期一的下午,喻文州会沿着那条街走,路过蓝雨时到门口看一看小辈们。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在感情上优柔寡断,他上年纪了,荣耀,该是年轻人的荣耀了,他担心太多了。
有时候一看就是很久,然后他才恍惚想起来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进了便利店,买好一周的食物,特价的居多。以前他会买最新鲜的果蔬鱼肉,会花心思做各种各样的菜肴,换着口味打理,现在一个人,他觉得太累。很累了。
出了便利店左拐,是一家花店。从前他是这里的常客,每天训练完回家必定会多走一段路,捎束雏菊或者满天星回去。他们两个人都是爱花花草草的。而现在他只是站在那儿,无声无息,他不敢仔细挑选,怕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坚强乐观一瞬间破碎一地。老板娘早就习惯了他这...

2017-10-02 9 11  

暴雨倾盆(二)

(二)

祁冀连做了三个搭桥,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满口罩溅得都是血点子。车也开不动了,干脆做了电车慢悠悠回去。

家里没人,晚饭做好了摆在桌上,一碟子鱼香肉丝一碗炒饭。就两样,多了陈没不会做的,平常一个人他都是快餐泡面凑合着过日子,祁冀刚搬进来的时候戏谑说没见过吃得这么不健康的医生。后来祁冀赖着不走了,偶尔两个人都不值夜的时候还一块儿吃点粉条什么的。

草草扒了碗炒饭,祁冀特意留了半碟子鱼香肉丝放冰箱——不然赶明儿某些年轻人又要不吃晚饭变相找死了。

十点多的时候祁冀看了眼钟,睡眼惺忪起来溜达了一圈,发现老实本分的小年轻竟然还没回来,睡懵了一下子急得抓起电话机就打陈没手机。

“喂?小陈!怎么...

2017-08-13 1  

暴雨倾盆(一)

(一)

半夜里下大雨,闷雷滚滚把陈没吵醒了。

他习惯性浅眠,尤其这个季节晚上睡不踏实,早上起来眼圈总带着青黑。这会儿惊醒了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空空荡荡的,盯着外头狂风暴雨好一会突然想起来北边窗户没关上。

北边窗户那间房,是祁大夫的卧室。

没办法,一夜的雨,不关窗保准着凉。万一弄出个三长两短来,人一天到晚加班加点站手术台的,还不得累死。这么一想陈没赶紧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拖鞋不知道去哪儿了干脆就赤着脚丫子脚尖点地往人房里挪。

明明是我自个儿的房,怎么跟做贼似的,心虚什么呢?快挪到门口他有点儿后背发毛,脸颊发烫,揉了几把脑袋才进去关窗。

窗台上的盆栽七扭八歪的,横竖活不了了。可惜了,...

2017-08-11 2  

Blue

蒸汽锅在火炉上嘟噜嘟噜呜咽,海湾上方笼罩着蔚蓝的云朵。
柯克兰被一股呛鼻的焦味惊醒,厨房里头锅盖掉落在地的爆裂声刺耳得像一声炮火。他掀开那条沾满烟草味道的羊毛毯跌跌撞撞跑进厨房,半倚着老化的木门眯了眯睡眸。“糟…番茄汁煮过头了…亚蒂你醒了?”波诺伏瓦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小心翼翼地转身给了柯克兰一个疲倦的微笑,足够的僵硬,柯克兰只是沉默地点点头选择了离开。他明白波诺伏瓦在尝试着维护什么,尽管已经是陈年旧事,他和波诺伏瓦都很难解脱。
他坐回沙发里,裹着那条毯子一直望着窗户外面的海,平静得像生活本该有的样子,想起如果没有那晚的醉酒,他和波诺伏瓦本该是一个十一岁男孩的监护人了。柯克兰还记得他叫小...

2017-04-30 3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梦里依旧  明月天涯

2017-03-09 29  
2017-02-10 1  
2017-02-05 2  
2017-02-04 4  
2017-01-23 4 6  
2017-01-22 6  
2017-01-22 10  

Dear人格

Dear人格

2014
浴室里雾蒙蒙的玻璃对面倒映出另一个人影,黑色的短发,锐利如刀锋的目光,赤裸的胸膛上布满刀疤。手指攀上那块玻璃,透明幻境消失在彼端。
Dear ...你是我?还是另一个存在?

2015
人来人往的十字街头,呆立于茫茫人海找不到自我的方向。
“喂喂――你神经病吗!叫你走开!神经病就别一天到晚往外面跑!”路人的斥骂,疯狂的汽笛。
我是谁?我……小刀狠狠划破手腕,横亘着歪歪斜斜伤疤的皮肤上,又一次血流成河。

2016
救护车,绷带,心理医生和冷漠躲闪的亲友,世界像一座囚牢啊,把我监禁在空荡荡的病室里。
穿着白色病号服游荡在医院门廊,宛如死而复生的亡灵,魂无归处。走廊另一头有个声音远远飘...

2017-01-20 4  
2017-01-18 1  

码这个原创码到一半忽然哭得不行……

“沈医生……”李煜阳撸了一下胡子拉碴的下颌,含含糊糊地开口。
“嗯?”小医生头也不抬,半敷衍地一哼。
“你说…毁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心里痛不痛啊?”
“……当然痛了。”沈辞愣得猛一怔,心里暗骂你这男人是没心还是没肺还是既没心也没肺?
“那…那个被毁的人呢?”男人好像很愧疚,畏畏缩缩地继续问。
“不痛。”沈辞这回答得倒是流利,没半点敷衍了事。
“为什么呀!”哟,你丫问上瘾了?
“因为他知道。”因为他知道自己会被毁掉啊,你个蠢货。沈辞很想这么狠狠批斗姓李的一顿,可是一点点眼泪,却先不争气地打湿了病历本。

2017-01-14 4  

无声

救我……低吟着无力的呼号,像是深夜里一只被遗弃的猫,哪怕被蹂躏也只求一个安稳的怀抱。

2017-01-14 1  

尝试着拍了一组,唉……手肥了

2017-01-14 3  
2017-01-13 5  

很久,很久以前
他一个人默默走过这条街
今天他又路过街边
城市的天空灯火辉煌
止痛片和酒精搭建的世界
醉醺醺的他
想着这条街到底有多么漫长
星光会有多亮
而他
他依旧
形单影只

人生要有多么多么艰难
要有多么多么漫长
他猜只是这样
走过一条街的距离
一眨眼,一支烟,一瞬间
悄无声息

电台说今夜有雪
情歌里某个人潸然泪下
他慢慢
慢慢掠过黑夜
背影像一只温柔的眸
他固守的坚持
怀抱的沉默
是另一个他脸上的笑容

和一句
Te Amo啊。

2017-01-11 8  
2016-12-02 2  

文风挑战。

林阳/林南烛:

给泡泡的一份回礼!
据说我只要不玩游戏就能高产,但我控制不住自己。
题目来自百度,侵删。
————
自己惯有的文风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打着领结的英国绅士细细地咀嚼着这个名字,好像想用他那口不时发出高巧辩论和抹混黑白的唇舌将这个棘手的西班牙小伙子吞进胃里,好不动声色地化解这次危机。


        他的委托人敲了敲桌子,眉眼中满是不满,似乎对于高价聘请一位在他诉说重要的证据和案情时走神的律师很是后悔。他的思想被这突兀的声音唤...

2016-11-18 23  

半壁江山

胡酒一斛,金戈月下,霜重露寒,铁衣醉泪,马蹄声碎。江远天高廓,羌笛催暮霭。国破人未亡,何当畏鼠敌?
只应是,把那、战鼓击碎,蛮虏斩尽,才留得,山河人间,破晓黎明。

2016-11-18 3  

葡西葡搞个大事情预告片(还是伪的)

蕭寒無聲:

别笑啊,是史向,真的是史向,都严肃点。
倾情感谢@Asola 为我讲解智障兄弟成长中的各种梗,等她讲完了,我就更新。
严肃点。

+
“这一切都开始于,我哥只是个球的时候。”
“……滚,你那会儿连个球都不是呢。”

+
“我一直觉得,阻碍我称霸世界,迎娶滴滴(划掉),至少称霸这个小破半岛的一个原因,就是我家大臣智商常常不太正常,或者国王智商不太正常,有时候则是大臣和国王一起智商不太正常。”

+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我弟太傻逼了。”

+
“关于航海大发现,我首先要说一点:哥伦布这个小贱人。”
“那主要是因为你是个小傻逼。”
“不是说好了西边是我的么。”
“所以说你是个小傻逼。”
“我修正一下。哥伦布...

2016-11-08 124  

#ALL WE DO IS HIDE AWAY.#

*

五指寸生的土地上寻不到天堂。

凌晨时刻,没有列车,无法奔赴远方。他把身体交付给空旷的床,僵硬的、冰冷的、刺痛的触感四面八方像风一样流连于他的神经末梢和思想之上。他想象身下有一片麦田,然后惊觉麦田远去,空有刑床的折磨。有一种脚步声在脑海里响起,践踏过很多清醒的梦境,醉酒之后的夜晚,炉火熄灭在指尖,裁纸刀竖立在他胸膛中央,笔尖最后一滴墨停留在很多个小时以前,成为过去。
门廊里人声鼎沸。
他开门进来。
血迹斑斑,触目惊心的岁月。

当他凝视一切的时候,你会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你爱他。
爱这个残酷的、遍布他痕迹的生活。

2016-11-06 5  

此岸

为何立足于这片大地,这片没有海洋的黑夜尽头,闪烁着无影无踪的星光,遥远迷离。脱了壳的灵魂飞到高空中,飞不了多远便狠狠坠地,粉身碎骨的一刹那,她连疼痛都来不及感受到。光明从她的瞳仁里渐渐逝去,流往西方世界的圣地,也许那里有像第聂伯河一样温暖的回忆,河流的潮起潮落也许能够冲淡人世间的痛苦。她无力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还是失败了。失败,失败,她一直在失败。亚瑟柯克兰不复存在的那一天起,娜塔莎便注定要走向死亡。战火覆盖了她苍白的身躯,无数具长眠的枯骨也就要焚为焦土。她来不及道别,来不及亲吻爱人的双颊,来不及为自己祈祷。她错过太多次了。她想。娜塔莎,既不是一位合格的女战士,也没能紧握住命数啊。到头来,他...

2016-10-22 10  

苏州的夜晚很美。可是我还是喜欢从前,从前没有这么多刺眼的灯光,没有那么多车流人海。从前我可以望着运河幸福到不能自已,从不担心在人潮中间被冲出这个世界,从不担心在下一个红绿灯路口迷失自我。至少还有你可以拉我一把。
而今夜。城市的灯光格外耀眼,雨下得很大,我裹紧衣服一个人走在街上,瑟瑟发抖。被灯光吞没不见了踪影。
如果可以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我要做个医者。别人都叫我清河大夫。娶个姑娘安度一生。

2016-10-06 9  
2016-10-06 5  

策马扬鞭,袖里藏刀。

2016-10-05 5  

我是你路上最后一个过客,最后一个春天,最后一场雪,最后一次求生的战争。

2016-10-05 10  

如果喜欢,就要永永远远坚持下去。一辈子。至死不渝。

2016-10-04 10  

© Tracy林非 | Powered by LOFTER